国外产业> 正文

货币政策+财政政策 美国经济大幅反弹

时间: 2021-07-21 15:31:16 来源: 北京商报

“最深但最短”,对于这次的经济衰退,美国官方给出了这样的定义。虽然只有两个月,但年化暴跌31.4%的数据,足以说明疫情对美国经济造成的猛烈冲击。当然,后续在货币政策加财政政策的刺激下,美国经济又开始大幅反弹。值得警惕的是,寅吃卯粮的后遗症已经开始显现,谁能预料,动辄反弹的疫情形势下,下一次经济衰退不会到来呢。

特别的衰退

在传统的经济学定义中,一个国家进入经济衰退期的标准是“连续两个季度GDP为负值”,但在各项史无前例的数据面前,美国全国经济研究所(NBER)并没有使用这一定义。

当地时间7月19日,作为研判美国经济衰退状况的权威机构,NBER认定,去年2-4月,美国经济陷入了为期两个月的衰退,2月到达扩张顶峰后开始下滑,4月降至最低谷,5月恢复扩张,是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短的经济衰退。

在定义这次经济衰退时,NBER使用的是经济活动中显著下降的指标,同时也把时间尺度放宽了,不再局限于两个季度。

NBER称,与历次经济衰退相比,此次衰退呈现出不同特点且持续时间更短,但其造成的就业和生产下滑程度史无前例,波及各个部门。虽然去年4月是此次经济衰退的最后一个月,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经济此后就已恢复到正常水平。

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,2020年全年,美国经济萎缩3.5%,为1946年以来最差表现;其中,一季度和二季度的国民生产总值按年率计算分别下滑5%和31.4%,后者为有记录以来最大季度降幅。

如NBER所言,去年二季度,美国各个经济部门都遭受了史无前例的打击。占美国经济总量约70%的个人消费支出降幅为33.2%,其中,服务支出重挫41.8%;反映企业投资状况的非住宅类固定资产投资下降27.2%,私人库存投资拖累当季经济增长3.5个百分点。同时,失业率在去年4月飙升至14.7%,是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的最高值。

在此次衰退之前,NBER称,美国经济保持了10年半的增长趋势,自2007-2009年美国楼市危机之后到2020年的经济衰退之间,为1854年以来最长的一次。

不过,在为期两个月的衰退之后,美国政府通过一系列的扩张性财政和货币政策,对经济进行了刺激,从而在去年下半年开始恢复。去年三季度,美国GDP按年率计算上涨33.4%,大幅反弹,四季度则增长了4.1%。

天量刺激

“美国经济复苏的速度比预期快得多,这得益于政策刺激和疫苗接种计划的推出”,惠誉这样评价去年衰退以来美国的经济复苏。

从具体数据来看,今年一季度,美国GDP增速环比折年率为6.4%,GDP总量达到5.37万亿美元,实际GDP总量则重回19万亿美元,较2019年12月的历史高点,恢复了约99%。

这意味着,从经济衰退中复苏,美国仅用了五个季度。而相较之下,上次金融危机后,美国经济恢复至危机前水平用了约十个季度。

在这一惊人速度的背后,是接二连三的天量刺激。2020年,美国政府推出了多轮财政刺激计划,总额约3.78万亿美元。今年3月,拜登政府又发布了1.9万亿美元的“美国救助计划”。

近6万亿美元投向市场,这是确保经济复苏势头维持强劲的关键。摩根士丹利经济学家曾预测,美国的资本支出规模三年后将升至此次经济衰退前的116%。

甚至有些“供过于求”。根据国会预算办公室(CBO)估算,2020年底,在9000亿美元刺激方案实施后,产出缺口由2020年初的每个月500亿美元降至年底的200亿美元。而今年推出的1.9万亿美元刺激计划所带来的月度增量为1500亿美元,至少是产出缺口的3倍以上。

“这显然大于将经济恢复到过去轨迹所需的规模”,CRFB高级副总裁马克·戈德温指出。而由此带来的问题也显而易见——通胀。

一周前,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,6月消费者价格指数(CPI)同比增5.4%,创2008年8月以来新高,核心CPI同比增4.5%,创1991年11月以来新高。第二天,美国6月生产者物价指数(PPI)出炉,同比增长7.3%,再次超过市场预期,创1982年以来新高。

相较之下,6月,美国平均时薪环比增长0.3%,但剔除通胀因素后平均时薪则环比下降0.5%,这意味着,美国消费者购买力正在缩水。

虽然美联储试图淡化通胀的影响,多次强调只是“暂时的”,但是上世纪70年代的教训历历在目,彼时,经济过热、通胀攀升,再加上石油危机的刺激,美联储最终不得不大幅加息,硬着陆下,美国经济陷入停滞,失业率居高在10%之上。

危险重重

通胀之外,不定时炸弹还有很多,比如就业市场的后遗症。今年5月,美国季调后的失业率降至5.8%,比疫情前的2020年1月、2月的3.5%仍高出2.3个百分点,也就是说,在经济增速大幅反弹的情况下,就业的缺口仍然有1/3,且是长期缺口。

再比如,眼下又开始死灰复燃的疫情。近期,变异病毒的风险高悬,英国单日确诊持续攀升,德法等国病例陡增,印度尼西亚连续4天新增确诊病例超5万例。世卫组织此前警告称,“全球疫情远未结束,未来或现更危险的新变异病毒”。

在美国,多州确诊率大幅增长,过去一周病例增加了约66%,平均日增确诊病例数约为3.23万。美国公共卫生局局长维韦克·穆尔蒂18日表示,由于数以百万计的人仍没有接种新冠疫苗,同时具有高度传染性的变种正在迅速传播,他担心未来每个州的新冠感染病例都会增加。

在此背景下,全球资本市场再次陷入恐慌。当地时间19日美股收盘,三大股指均大幅收低,道琼斯工业指数收跌725.81点,跌幅为2.09%,失守34000点,创下近九个月来最差单日表现;纳指和标普500指数下跌1.59%,分别跌超1%和1.5%。

与此同时,避险买需推动美债价格大涨,10年期美债收益率跌破1.2%大关,创下近五个月来的新低。

同时,欧洲股市也全线下跌:欧洲斯托克50指数下跌2.66%。英国富时100指数、法国CAC40指数、德国DAX指数均跌超2%,意大利富时MIB指数跌超3%。

对于眼下的情况,德意志银行分析师George Saravelos警告称,目前美国疫苗接种率接近停滞,而通胀持续上涨导致消费需求停滞不前,这可能使市场之前预期的经济强劲反弹无法实现。

“去年出现的技术性衰退,是属于疫情带来的冲击”,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表示,在特朗普执政前半段,美国经济处于复苏增长状态,但由于疫情冲击,不得不采取超常规的政策,导致了之后异常的衰退和复苏的经济数据。即便恢复到2019年之前的水平,其实放更长远来看,还是在原地踏步的。

刘向东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,同比指标大幅上涨也与基数有关,而这种复苏的可持续性有多大,要打上一个问号。之前美国是通过大规模刺激的办法来推动经济,而明年可能很难再来一次这种大规模的刺激,那么后续增长动力从何而来?

刘向东进一步指出,货币政策只能应对短期问题,长期的经济增长动力仍然需要结构性政策来解决,单靠货币政策而不配合结构性政策,也不会是一个比较实的增长。

摩根大通美国经济学家Michael Feroli也坦言,此次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与1980年的类似,是因为“有意地暂时遏制了总体需求,而一旦阻碍支出的外在因素消除,这个势头就会迅速逆转”。

在此次之前,最短的经济衰退出现在1980年,彼时持续了6个月,但一年之后,第二次经济衰退继续出现。事实上,NBER也对未来可能出现的经济衰退打了预防针:“委员会认为,未来的任何经济下滑都是新的一次经济衰退,而不是去年那次经济衰退的延续。”

(记者 汤艺甜)

责任编辑:QL0009

为你推荐

关于我们| 联系我们| 投稿合作| 法律声明| 广告投放

版权所有 © 2020 跑酷财经网

所载文章、数据仅供参考,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。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许范围内服务!

联系我们:697 72 29@qq.com